一场摸着石头过河的战争
    张五常曾说:我可以在一星期内写成一本厚厚的批评中国的书。然而,在那么多的不利困境下,中国的高速增长持续了那么久,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中国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情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经济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如果把近40年来进行经济转型的国家放在一起开个圆桌会议,这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可能真正比较成功的也就中国和越南,印度经过多番试错、慢慢走上正轨,俄罗斯在一系列危机后逐步恢复元气,而更多的是失败与教训。

在我国1978年进行改革开放的同时期,1980年土耳其宣布开始经济改革,而在80年代,多个东欧国家、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喀麦隆、冈比亚、加纳、几内亚、马拉维、马达加斯加、莫桑比克、尼日尔、坦桑尼亚、扎伊尔)、印度、印尼、越南等等也开始改革。80年代末,一批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国家开始经济改革。到1989年、1990年,前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以及东欧那些前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彻底按西方模式转型。
 
回顾过去,我们需要总结与思考,为什么中国的改革成功了而别的国家却做不到?找到做得对的东西,也能为未来奠定基础。而当这些国家一起开圆桌会议的时候,我们会不会想:
 
1、如果成功只是因为搞了市场经济,那置菲律宾、俄罗斯、拉丁美洲于何地?拉丁美洲独立建国搞市场经济时,中国还在哪里?
 
2、假如当时中国在70年代也同步改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今天的中国会更像美国还是更像俄罗斯?更不用说一直处在内乱的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埃及、乌克兰等。
 
3、学习成功的经验是非常重要的,但很多时候对于国家来说成功经验的可复制性有多少?如果一个国家克隆了一部美国的宪法,最终会更像美国还是墨西哥?也正如很多国家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但为什么过去那么多国家的改革以失败告终?
 
经济学家杨小凯与林毅夫曾有过几次辩论,辩论的焦点在于“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
 
“后发优势”我们已经听了很多次了。“后发劣势”指的是:落后国家由于发展比较迟,所以有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可以模仿制度,也可以模仿技术和工业化的模式。而模仿技术比较容易,模仿制度比较困难,因为要改革制度会触犯一些既得利益。如果仅仅模仿技术,短期内也能取得非常好的发展,但是会给长期的发展留下很大隐患,后发的便利在长期成为劣势。
 
2002年,杨小凯在天则所发表关于“后发劣势”的演讲,林毅夫发文《后发优势与后发劣势——与杨小凯教授商榷》。2004年7月,杨小凯不幸因病去世。2014年7月,经济学家韦森在上海举办杨小凯逝世十周年追思会,林毅夫出席并特地带来一份长达一万两千字的未发表文稿,题目叫《我与杨小凯和张维迎到底争论什么》。
 
这场辩论需要时间去检验。我们的过去无疑是成功的,但40年的时间,其实在历史长河中仅是一瞬,有可能那些经历过以及现在仍在苦难的国家仅仅是一个阵痛,未来也不排除会迎来阵痛后的涅槃。
 
站在当前时点,我们可以很充满自信的去承认过去的成功,不用妄自菲薄,中国是有很多问题,但哪个国家没有很多问题呢?但另一方面,展望未来,可能我们更需要警惕杨小凯提的“后发劣势”,去思考发展与创新的源动力来自哪。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下一篇:戏说周期与轮回